宁德虎邱陶瓷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战友心水论坛
您的当前位置 :主页 > 市场销售 >

那我们就大概有一万个等待剥去外衣的美人

 
  这个国庆与往日不同,与老公多年来首次单独出行。计划调整后,内容更加不同。
  
  二十多年来,第一次在秋收时节回了老家。既然遇到,便责无旁贷义不容辞。
  
  成熟的地很远,在村里的老北边。是习惯了步行在乡间路上的我想而生畏的远,万般无奈中,推起多年未骑以为已经不会骑了的自行车,试着在大路上没人时开始,车子歪扭了一下竟然保持住了平衡,令我信心大增。走了一段,又试着下车,再次成功,呜啦!
  
  这样骑骑走走,在老妈图示的基础上,又两次问路后,胜利与早已开工的老爸和侄女会合,万里长征算是完成了一千步。
  
  这块地总共是三亩三分,行很短,没有想象的漫无边际。而掰玉米棒也不是想象中那么费劲,轻轻用力,便是咔吧脆响,给人痛快淋漓之感。相比之下,反而是装车的过程更象是力气活。蹲下将玉米放在筐里,再背到车前倒进去。车厢有些高,很吃力。如果玉米堆离车近,就直接直起身扔进去,每次双手掐五六个,如此反复,也不是容易的事。遇到玉米秸挡路,就是一脚踏过去,好不威武。
  
  其实更值得一提的是车的行进方法。哥哥总是倒行进入,从玉米丛中压出一条通道,附近的玉米堆上车之后再继续后退。随着它倒行,大片玉米秸再清脆的声音中纷纷倒地,如大姑娘所说,真有摧枯拉朽的气势。
  
  运回家后,还有后面耐心细致的工作。搬了板凳坐下,开始剥皮。按老爸的计算,每亩三千棵,那么金灿灿,黄的耀眼。
  
  在这里,剥皮的事多半由老人做,邻居的老太太连续三天在我们的视野劳作;天天来串门的大娘也不再容易看见,但明白她的手疼与厌倦;天天和爸爸骑自行车到外村闲转的大爷,也被十二亩地小山也似的玉米堆拦在家里,嘴上长起了燎炮。农忙时节,即使是老弱病残,每个人都是非常有用的啊!
  
  闲言少叙,后来的工作需要本人对老爸大力支持。身残志坚的老妈也不甘落后,在老爸首先开工时陪伴,又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个带轱辘的铁框装皮,随时清理。
  
  两个半天过去,已初见成效。金黄有渐渐扩张的趋势,相信明天下午我们出发前,它会基本占据全局。别无选择,加油啊!